贤布番

吱 吱 吱
咕 咕 咕

磊儿一凡攻受无差
小短打,之前闲来无事写的
小学生文笔,磊儿似乎ooc,莫喷
但我是真的爱磊儿和一凡
就酱

【云中氧】非常规花吐症

联文8:00档

萝 莉氧×御姐云

有姐妹设定但没啥用。

也许有后续

以下正文↓

  0.

      喜欢,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?

    如果喜欢有味道,那一定是可乐味的:形容不出具体感觉,却就是爱的不得了,偶尔喝多了,还会打个可爱的小饱嗝。

    那暗恋的味道呢?

    大概,是豆腐脑味的吧。

    嗯,咸的那种。

    氧气想。

    1.

    最先发现不对劲的是氧气自己。

    她开始莫名其妙的咳嗽。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还好,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咳得止都止不住;肺好像要被撕裂了一样,有什么东西仿佛要喷涌出来。

    在她不知道第几次躲在角落里猛咳之后,她渐渐找到了规律:只有自己心情不好,或者很孤单很难受的时候才会抑制不住。情绪变化不同,咳的程度也不同:有的时候咳的很剧烈,但大部分时候都很普通。只是感觉嗓子痒痒的,像是被什么软软的东西轻轻扫过。

    连带着心也变的痒痒的。

    2.

   氧气有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。

  —— 她有喜欢的人,而且是女生。

    但她也有一个没人知道的秘密。

    ——那个女生,是自己的姐姐。

    3.

    什么时候动的这个心思,她也不知道。也许是两个人第五百二十次躺在一张床上一起睡觉的时候?或者,是她们第一千三百一十四次互道晚安的时候?老天也许是开了个玩笑,在某个特殊的日子,氧气的迟到的心理青春期总算是到了。她做了个许多成长中的女生都会做的十分寻常的梦——并且十分不寻常的,梦的对象,是个软软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是“软软”的,还是因为梦的内容。她梦见自己把小云压在墙角,周围安静的很,只能听见两个人急促的喘息声。她梦见小云软软的嘴唇和柔软的腰枝,她伸出手,企图顺着滑摸到对方衣服里,然后,梦醒了。

    醒来的氧气不敢直视身边的女孩。反倒是小云,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,想抱过去,却被慌乱的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姐。”氧气有种偷看小黄书被抓的羞耻感。“以后,不偷摸爬我床行不?”

    4.

    小云和她差了快到五岁。

    于是,她上幼儿园,她已经一年级了;她上小学一年级,她又六年级了;她面临中考,她高考早就结束,步入大学生活。

    别人总说云和氧不像亲姐妹:云总是温温柔柔可可爱爱的,而氧却从小就是野孩子,和小区里的男生混的铁的很,五岁就能引领一众小弟智斗流浪狗军团,俨然是个大姐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于是神经粗大如她,在发现自己心意之后,也没怎么矫情,迅速接受了这个设定。并且,在脑内演练了表白失败的尴尬之后,觉定把这个心思烂在肚子里。

   5.

    ……本来是这么想的来着……

    6.

    氧气咳嗽的毛病越来越重。有几次,她自己都认为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小云了。她想,自己可能是真的得了什么绝症吧。

    “临死前去表个白?”她半开玩笑的在日记本上写下这句话。

    ……然后立刻划掉了。

    果然,她还是怂啊。

    比起不能拥有她,她果然还是更怕失去她。

    7.

    不过……再不表白,就不是她失去她了。而是这个世界将永远失去一条?有趣的灵魂。

    8.

    她觉得喉咙痛。不咳的时候,喘息间甚至能够感受到腥甜的味道。更多的是咸味,就像早餐吃的豆腐脑。

    “那个,氧啊……”

    云那时一定是害羞的吧,那样的表情一定很好看,可惜她当时没心情欣赏。

    “我交男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。

    9.

    云离开后,氧气摊开手。

    卧槽,新鲜的豆花。

    10.

    如果是长时间阅读耽美文学的小云,那么她看到这一幕,一定会立刻反应过来:氧气吐花了。可惜氧气不是她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从震惊到害怕再到好奇,最后才想起来:对哦,有困难找度受。

    11.

    卧槽花吐症是个什么鬼……

    原来豆花也是花吗……

    12.

    哦,不被亲会死啊……

    卧槽这是个什么病也太可怕了……

    13.

    又过了不知道多久,小云分手了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氧气成功的找到了抑制自己生产豆花的方法。很简单,不去想她,更不要想她男朋友。

    但思维这种东西,哪里是可以抑制的。

    写完作业,夜深人静的时候,她总是忍不住想:她现在在哪?在做什么?男朋友在身边吗?

    她悄悄的把咳出的豆花装到碗里。她盯着豆花——因为看久了已经不恶心了——强忍着自己想往里加葱花的欲望,倒掉。

    正是4月。马上就是中考体育加试的时间了。氧气放学的时候,总会一个人,一圈一圈的在操场跑着。

    跑步的时候,她习惯放空自己。不去想自己可笑的绝症,不去想自己可爱的姐姐,不去想自己可怕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氧气小朋友?”

    她听见有人喊。

    是熟悉的语调,不过尾音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“姐?”

    14.

    氧气顺手抢过云随身带着的水,和她并排坐在草坪上。

    “氧气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我吧。”

    氧气差点没把水喷出去。

    15.

    她压抑了这么就的心情,就这么被她轻描淡写的说出来了?

    委屈,心酸……青春期的矫情通通交织在一起,她突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一个猛扑把云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你的豆花和日记了。”云慌了一慌,但还是强装淡定。“花吐症要被暗恋的人主动亲吻才会好呦,你强吻我是没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呵,天真。

    氧气闭上眼,轻轻的贴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——果然,和梦里一样软。

    16.

    在一起之后好久,她才想起自己花吐症这种东西好像可能还没治好,突然被吓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赶忙让云亲了自己一口压压惊。

    end.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

【云中氧】记一次感冒请假

一如既往的沙雕短打

小甜饼

喜欢小姑娘们甜甜的恋爱。

请问云中氧的文到底该不该加云²和深呼晰的tag?求回答挺急的。

以下正文↓




     今年冬天的天气突然变得十分奇怪。明明前一天还热到让你觉得夏天来了,第二天就能冻得你想成为北极熊。

    而在这种天气下能存活下来的呢,只有两种人:不爱出门的老人家和热爱养生加衣服的佛系青年。

    ……很显然,氧气小朋友并不属于这两种人中的任意一种

    于是,被最高温度欺骗、嚷嚷着要在外套里穿短袖——也真的穿了的——之后又遇上了雨夹雪的她,很没悬念的,感冒了。



    云一边解着数学题,一边担忧的看着已经神志不清开始想要吐泡泡的自家女友。

    “咳咳,氧气小朋友……”云摁住蠢蠢欲动的氧“你要干什么……现在是自习课……”

    “我感觉我好像发烧了……”氧气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,又把冰凉的小手贴在云的头上。

    “班长大人,陪我去跟老师请个假吧……”她眨巴眨巴大眼睛,好像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 “就去个医务室也行,我真的不是故意逃晚自习的……”

     “咳咳咳。”云躲开氧炽热的眼神“行吧……那我们……”

    “走”字没来得及说完,她就被病号拽着手腕拉出了教室。

   


    最后还是请假了。老师不放心氧气一个人回家,又特批云也不用上晚自习,两人一起回家。

  

   “阿嚏。”氧气打了个大大的喷嚏

   “叫你瞎胡闹。”云背着自己的书包,左手臂上挂着氧的书包、拎着医务室开的药,右手挂着氧气本人,一步一步艰难的挪动着。  两个小姑娘黏黏糊糊的,走路速度慢的仿佛开了0.5倍速。

   “马上就要月考了,你说你生病影响发挥怎么办?”

    “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感冒了……”氧气不满的撇撇嘴。“也没见你说别人。”

    “我管你是因为我关心你……”云说到一半觉得有点不对劲“算了不说了,酸了吧唧的。”

     “唉?可是我想听你说完啊……”

     氧气伸手搂住云的腰,像考拉抱树一样,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云的身上。“哎哎哎,怎么回事啊……氧气小朋友我警告你,大街上拉拉扯扯……”

    “怎么啦,拉拉扯扯也只有我一个人可以。”

    氧气得意的在云脸上“吧唧”了一口。“好不容易有个沙雕喜欢我,可不敢放开。”

  

  


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 “傻姑娘。”

     “以后少跟语文课代表玩。”


      “……啊?关语文课代表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 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  “宝宝你脸红了唉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 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我说没有就是没有。”(`⌒´メ)

      “嘿嘿嘿真可爱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别动手动脚的!快把药吃了回家写作业!”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 于是第二天,两人由于穿着单薄的校服在外面长期吹风,双双染上了感冒。

      唉,真愁死人。

end.


p.s.一起出去吹冷风结果感冒这件事我初一干过哈哈哈哈哈哈

然后我是东北人,这两天的天气真的……嚷嚷着换短袖但感冒的是我前座的小可爱嘿嘿嘿……总之这个小短打竟然十分考究(?)

    


   


   

   


【云中氧】记一次莫名其妙的表白

 

云氧云无差,一句话深呼晰,双云的tag不妥删

ooc属于我,但云氧也属于我

he

沙雕小甜饼

以下正文↓


她们是从小的好朋友,她们之间,没有什么秘密。

  ……本该是这样的。



  云发现氧最近有些不对劲。

  虽然她还是像之前一样,下课发呆,上课睡觉(嗯,成绩好的一批),但总觉得,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了。

  是什么不一样呢?

  “小云,发什么呆呢?一起去食堂吃饭吧……哦对了,氧让我跟你说她先走了。”

  ——是了,她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。

  那个傻姑娘,在躲她?




  时间回到两天前。

  氧神秘兮兮的把云带到一个无人的角落,像做贼一样东张西望一番之后,见四下无人,长出一口气。

  云有些好笑的看着她:“你怎么啦?”

  “咳咳咳。”对方清了清嗓子。“小云同志,”

   “怎么了?”此刻的云还没意识到接下来回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   “我……”

   “嗯?”

   “……喜欢你。”

  哦。

  还以为什么事呢……

  ——唉?等等!啥?

  目睹了云瞳孔地震的氧丢下这句话之后,很怂的跑掉了。

   留下云风中凌乱。





  就是这样了。

  然后,这孩子就躲了她整整两天。哦不,快三天了。

  上学也不叫她,放学也不一起去浪了。开始还会托同学解释一下,到现在,干脆什么也不说了。

  ……可是吧……

  咱们两家住的那么近你每天晚上几点开始写的数学作业、辅助线是怎么引的我都能瞄到,你躲我有啥意义啊?

  云靠在窗边扶额。这傻姑娘怕啥只遗传到了爸爸们的沙雕和晚睡,钢砸的“刚”气怕是一点都没有遗传到吧……

  她深呼吸一口气,冲着对面窗大喊。

  “氧气你个沙雕快出来!”

  ……她看到对面把台灯关掉了。

  呵,女人。





  在经历了隔壁王叔的各种类似于“年轻人应该早睡不该扰民”的唠叨之后,云终于被深哥(……额,也许差辈了?)请进了家门。

  “我睡了!”氧气的声音闷闷的,像是蒙在被子里。

  “好好好,你睡了你睡了……”

   “……”

   “……”

   云突然被氧拽进了房间。





  她的吻很生涩,却很甜。

  像是小甜点一样,软软糯糯的,甜到心底。

   云终于懵了。

   氧看着脸红的她,满意的把她推出门外。



   嗯,总之是终于在一起了。
  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end.

 

【云中氧】夜间小故事

是云中氧哦!注意避雷!

  不知道该不该打正主cptag,不妥删tag。

   想写小姑娘腻腻歪歪的日常段子

   ooc属于我,攻受无差。

   文笔渣抱歉

 

这是她们同居后的第一个元宵节。

  云在前一天晚上就定好了6:00的闹钟,并催促氧早点上床睡觉。

  “啊,才11点啊,这么早睡吗?”氧刷着微博,一脸的“不相信”。

  “早点睡,明早早起给你煮元宵。”云强硬的抽走了氧的手机,拉开抽屉,放进去,关上抽屉并锁上,一气呵成。

  “……”氧气并不理解自家女友的脑回路。不过她还是听话的换衣服上床了。

  很静,静得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。

  ……

  ……

  ……

  氧猛的坐起来“我睡不着。”

  “那就躺着……”

  “躺着也睡不着。”

  “闭嘴……”

  眼看云有些要暴躁的势头,氧乖乖的闭上嘴。

  “你给我讲故事吧。”

  氧从身后环住云,贴近她耳边,小声的说话。

  温热的气吹在耳朵上,痒痒的。云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热,不觉有些暴躁“讲什么……”

  “你讲什么我都爱听。”氧在她耳边“咯咯”的笑了。“白雪公主?或者灰姑娘?”

  顿了一会儿,见云不说话,氧自顾自讲了起来。

  “从前,有位公主,她的头发像乌木一样黑……”

  12点。

  听见爱人均匀的呼吸声,氧悄悄在她脸上啄了一下。“晚安啦。”她小声说。

  “可是……”

  “我还是睡不着啊……”

  氧.秃头.习惯半夜舞动.气,望着天花板,陷入沉思。

  结果各位也是知道的。早起的云看着熟睡的氧,决定一定要把她的作息习惯改过来。

  世界还是那么的和平。被强行拉起来的其实才睡了不一会的氧看着面前女孩气呼呼的脸,笑得很甜。

end.